cstcoral

CP饭,主竹马翔润,其实也还饭各种影视cp....会放文和各种碎碎念,欢迎勾搭哈哈

(相二only) back (上)

没头没脑的一篇,只想写个狗血故事


其实就是现实中两人分手然后。。。。其中一方回到过去还没分手的时候扭转了这件事,逻辑漏洞满满,但我尽力了哭哭


写长篇写不下去的时候就特别想写短篇,所以交替着写是最好的办法了吧


然后就是本文禁止任何形式的转发和二改,谢谢合作,鞠躬比心(理由之前发的以经说了,主要是因为转发后容易被任意修改)


觉得自己已经成清水文作者了,简直有毒,我迟早会开车的,哼

下面放文啦

------------------------------------------------------------------------------------------

相叶雅纪一边百无聊赖的看着窗外千篇一律的风景,一边在心里默默的诅咒给他出主意的横山,相信这个不靠谱的好友,他简直是脑子进水。


司机似乎没有被他的坏情绪影响,又看了看时间,便好心建议道要不要去别墅住一晚。


听到司机的建议,相叶雅纪猛的想起买这处别墅的初衷,一想到那张冷冰冰的脸,他便语气不算温和的拒绝了。


毕竟这是二宫和也还在的时候,他为那人挑选的别墅,当时两人购置了家具和一些杂物,现在还在那里堆着,虽然有人定时打扫,但不免睹物思人。


请别误会,我的朋友们,这位二宫和也先生还好好的活着,甚至可以说,活得风生水起。


二宫和也是去年的影帝,不仅知名度极高,迷妹无数,还自立门户开了工作室,代言的cm少说也有十个,可以说是国民偶像。


这样的一尊大神居然是自己的前男朋友,相叶雅纪只觉得十分苦涩了,毕竟普通人分手后见也见不到,而他呢,随便打开电视,便可以看到那个人的身影,就算不看电视,偶尔去超市能看到他代言的商品,去电影院能看到他的名字和宣传照,连随便看个街景,也能看到大幅的印有二宫头像的某大公司的宣传海报。


两人分开这件事相叶身边的朋友都知道,但大家似乎抱着让他们破镜重圆的心情,时常会刻意提起二宫,但似乎适得其反,这些言行很快就彻底惹毛了相叶,相叶不但拒绝参加他们小团体的聚餐以及唱KTV等活动,连至亲好友风间的生日party都缺席,这样一来,便再没人敢在他面前提起二宫。


但相叶其实心里明白大家的心理,毕竟两人交往了那么久,身边的人也觉得他们是理所当然的一对,现在突然分开,自然有些不适应。


连他自己,也不适应,熬夜工作之后,看不到那个猫背打游戏的人,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的样子。


虽然他不是一个容易后悔的人,但他确实后悔了,特别是看过二宫得到影帝之后的采访,知道他们冷战的时候二宫因为严重的水土不服几乎是一半时间打点滴一半时间拍戏的时候,他的心疼的厉害,恨不得穿过屏幕去抱紧他。


如果。。。。有可以挽回的机会的话。。。。


然而这个机会却来的让他措手不及。


相叶看着眼前的二宫和也,一下子失去了语言。


分手四个月,他们的初次重逢,居然是在加油站这种不上不下的地方。


他看着二宫下了保姆车,在超市里挑了一瓶水,经纪人在车上没有下来,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手机。


显然是个不错的chance。


但相叶最终还是选择去附近的洗手间而不是去超市与二宫见面,即使两人争吵的时候一般是自己先败下阵来,但现在他却别扭又倔强的不想踏出那一步,只有一路上紧握着的拳头暴露了他的动摇。


出了洗手间,看到二宫的保姆车竟然还停在那里,相叶烦躁难忍,只得去了较远的地方打电话给横山,借此转移自己的怒火和烦躁。


司机下车后去了较远的地方抽烟,因而回来的迟了些,他回来的时候发现后座的社长不在,因为加油站不允许打电话,他便不假思索的向窗外喊了一句“相叶桑!”


“果然没错啊~”后排门突然被打开,紧接着一个懒洋洋的声音飘进车里。


司机警惕的向后看了看,发现是二宫之后便松了口气,带着疑惑问道“:二宫桑为什么在这里?”


二宫脸上挂着无懈可击的营业微笑,没有正面回答司机,而是开口问道:“相叶君人呢?”


“相叶桑大概去洗手间了吧”,司机不确定的答道,旋即试探性的问了句“:二宫桑找他是?”


“麻烦你把这个交给他”,二宫递给司机一把银色的钥匙,没再多解释便下了车。


不多时,相叶结束了和横山的超长通话回到车里,眼尖的他迅速发现了这把钥匙,还没等司机开口,他便了然的把钥匙收进随身的包里,他很清楚,这是哪里的钥匙,看来无需赘述,钥匙的主人想和他断个干净了。


一股酸涩涌上来,相叶尽力不去看那把钥匙,但他知道这把小小的钥匙无疑已经尖锐的戳入了自己的心窝。


司机尽职尽责的把他载到海景房的公寓楼下并目送着相叶进了电梯,转身正准备把这辆属于公司的车开回公司存放,却无意中瞥见从不远处的地下车库上来的那辆兰博,怎么看怎么像自家社长的爱车。


但他并没有多想,只是轻轻调转了车头朝公司驶去。


宝蓝色的兰博基尼疾驰在午夜的盘山公路上,相叶雅纪握着方向盘的手渐渐松开,但他的眼里却是一片清明。


车子很快失去了平衡,狠狠地栽向了靠海的一侧,带着某种决绝的意味。


就这样,一车一人,携手坠入了黑暗之中。


-------------------------------------------------------------------------------------


“雅纪~”相叶雅纪被熟悉的声音唤醒。


他迷茫的坐起身,发现自己居然毫发无损,更可怕的是,前男友二宫居然一脸笑意的站在床边,仿佛他们仍是一对甜腻的熟年情侣。


二宫见他醒了,连忙催他洗漱,然后扯着一把小尖嗓告诉他今天要去参加弟弟的婚礼,现在就出门的。


弟弟的婚礼?!二宫还有其他的弟弟吗。。。。


话说,现在是不是热的有些不正常?


忽然意识到什么的他慌张的拿起了床边的手机,上面则明晃晃的显示着2017年五月十八日。


但现在明明是九月。。。


难道说,他回到了四个月前?他们还没有分手的时候?


他确认了电脑的时间日期和手机的一致,甚至特意出门去买了份根本不看的报纸,看着头条上印象深刻的属于五月的新闻,才印证这个看似荒唐的想法。


自己,似乎真的回到了四个月前。


如果这是上天给他的机会的话。。。。他一定不会辜负。


抱着这样的想法,相叶驱车前往了二宫的事务所。


t b c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