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tcoral

绿担,主饭竹马翔润和润翔,这个号会放文和各种碎碎念,欢迎勾搭哈哈

(二相ABO)假作真时真亦假 第八章

日常➕回忆杀一章,黑道拔and嫉妒宫上线,有横山单恋相叶的部分,估计会十分无聊,慎入啊慎入


明天放五到八章的合集……因为我每次更文都很分散,又不是很会走外链,只能用这个苯办法啦,希望大家见谅


下一章就结婚啦,总算是写到了结婚典礼这一part,安定的向二十章以内完结迈进👏


下面放文

------------------


二宫和也看着眼前不设防的相叶雅纪的睡脸,暗暗叹了口气。


一场异常激烈的sex下来饶是体格不错的相叶也累的只能倒头就睡,二宫却在余韵散尽之后眼神恢复清明,定定的看着他熟睡中的恋人。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们是在两人合买的公寓而不是古色古香却隔音效果不佳的相叶宅,不然可以想象第二天相叶父母和相叶奈奈在餐桌上看向他们俩的眼神,绝对是毫不掩饰的揶揄。


婚礼的一些细碎事项还没有敲定,但伴郎伴娘却早早定了下来,樱井和风间作为伴郎,奈奈和二宫的表妹惠子则作为伴娘出席,横山本来也是伴郎团的一员,但他却主动揽下了本来交由泷泽负责的安保这一块,泷泽乐得轻松,转去负责当天的餐饮。


尽管二宫和也和横山裕没有多少交集,但他隐隐感觉,横山对相叶的感情复杂的让他不敢往下深想。


众人为了结婚的事宜在家里开了个碰头会顺便聚餐,晚饭过后,风间主动提出要找二宫一起在网站上选伴郎伴娘服的款式,樱井的fashion不被这对夫夫接受,所以只能在一旁无聊的边吃零食边换着电视的频道解闷。


泷泽作为已婚人士在晚饭后就早早告辞,相叶奈奈懒洋洋的趴在桌边,俨然一副醉死的模样,嘴里还念念有词,相叶雅纪见状把她抱回了客房,并脱掉了她的鞋袜让她睡的舒服一点。


横山裕在这么一群固定member聚会的时候存在感几乎为零,他通常是沉默的,但要说起来他既不和在场其他任何人同校也不和任何一个人私下一起吃饭喝酒,其他人大概仅仅因为横山也是相叶家的一员而接受了他的存在。


横山话不多,并且对二宫有防备之心,所以二宫决定从樱井翔入手,希望能把两人的过去拼凑成型。


彼时樱井翔吃完了手边的零食,起身去厨房寻找新的点心,二宫和也推了推因为和相叶打闹而稍微歪了的镜架,顺势跟了过去,并成功的把他截在了客厅和厨房之间的狭窄过道里。


“怎么了,二宫桑?”樱井翔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眼前的alpha不仅没有任何醉态,眼神里的认真也让他身形一凛。


“关于横山桑。。。。希望你能告诉我你知道的,”二宫开口,虽然问的足够隐晦,但樱井翔了然的神情表明他已经完全get到了。


樱井透过二宫身形的间隙看了看客厅里仅剩的三人,他家的松润坐在舒适的沙发上玩着手机,微微隆起的小腹看的他心头一软,相叶和横山则分坐在两个单人沙发,隔着松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一幅和谐的兄友弟恭的画面,真亏了二宫的敏感和观察力,才能让他发现横山的那些不为人道的小心思。


于是他一改平日里对二宫的些许敌意,从上衣兜里摸出一包烟且分给了二宫一根,借着抽烟的名义让两人顺理成章的移动到了阳台。


初秋的天气已经有些冷了,衣着单薄的两人显然无法久留,二人倚着阳台的扶栏,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静静地用各自的打火机点燃了烟。


“他们是过命的交情,这点毋庸置疑,”樱井翔率先开口“:相叶中学的时候就认得了横山,那时候横山和现在很不一样,说白了就是个小混混吧,家境不好,成绩不好,整天只知道闯祸,但非常有统率力,也很讲义气,于是顺理成章的辍学,进了相叶组底下的分会,然后很快升到了若头,也认识了刚刚进组的相叶。”

“相叶他,也是从底层的若头开始做起的吗?”二宫皱了皱眉,他想象不到身为组长之子的相叶雅纪也需要做那些低俗的底层工作。


“没错,这也是相叶组的规矩,你大概也听说过,对于历史悠久的黑道家族来说,规矩有时候才是最重要的,这可以类比通常社会中的法律共识,也就是你所擅长的部分。”樱井翔弹了弹烟灰,没有看向二宫,而是盯着烟灰缸的灰烬出神。


“那么他们一起经历生死,成了比兄弟更亲密的关系,可以这么理解吗?”虽然惊讶于自己说这句话时的尖锐和愤怒,但二宫还是毫不犹豫的说出了口。


樱井翔小声的咳了一下,似乎被冷风吹的有些着凉,他拢了拢身上的呢子大衣,接话道“:我可以保证相叶从没有和他做过超出兄弟感情的身体接触,他以前的对象都是些beta,因为他不喜欢alpha带来的压迫感,他的鼻子其实是可以闻到信息素的,这点我们都知道,”樱井翔耸了耸肩,补充道“:你大概是个例外吧,虽然看起来相叶并不在意为你破例。”


樱井率先把烟头摁进了烟灰缸里,静静地站了一会儿,又开口道“:顺便一提,相叶他从组长的位置退下来全都是因为你,你该不会真的以为组里的人会仅仅因为他分化成了omega就强迫他让位给横山吧。。。。在相叶家的三个孩子里,他一直都是最被看好的组长人选,事实上他也做的很出色,没有理由仅仅因为性别的原因让他隐退的。”


平静的扔下这个惊雷,樱井翔闻了闻身上的衣服,确定不会有什么烟味的残留之后,用余光瞥了一眼呆立着的二宫之后就回了屋内。


二宫握着烟头的手剧烈的抖了一下,些许烟灰顺着风沾到了他的长风衣上,但他无心掸去,他只能安静的消化着这个事实,事实上,除了接受他也别无他法。


“怎么这么久?”松本润被屋里的暖气熏得昏昏欲睡,早就动了回家的念头,奈何自家的爱人兼车夫又迟迟不进屋来,语气之间自然有些不耐。


樱井翔愣了一秒,然后顺手揽过松本的肩头,给了他一个正面的拥抱。


松本闻到了他身上若有似无的烟草味,心下了然,便也顺从的任他抱着,缓解着爱人突如其来的难过。


沙发上的相叶雅纪站了起来,抬眼看了看这对日常虐狗的夫夫,便毫不犹豫的下了逐客令。




TBC






评论(9)
热度(40)

© cstcora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