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tcoral

绿担,主饭竹马翔润和润翔,这个号会放文和各种碎碎念,欢迎勾搭哈哈

(二相ABO)假作真时真亦假 第五-八章修订版

终于艰难的把第六章补了一点,然后修复了一些时间轴上的BUG,删减了几句话,也增加了几句话,总之主线没有任何变动,这些增减也都不影响阅读。

然后就是本文禁止任何形式的转发和二改,谢谢合作,鞠躬比心(理由之前发的以经说了,主要是因为转发后容易被任意修改)

下面放文啦

—————————————————————————————————————————————————————————————————

第五章

樱井翔最近一脸春风得意。

原因无他,他就要结婚了。

本来已经做好了和家里艰苦抗争到底也要和松本润在一起的准备,结果被他撞上了万分之一的几率,松本润怀孕了。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砸得他有些措手不及。(之前番外有介绍过翔润是双A设定)

他当机立断的公开了两人的关系,并在次日就求婚成功,家里本来反对的声音也由于松润怀孕没了质疑,去年实行的新法律明确规定未婚配的孕者在有伴侣的情况下不得堕胎,特别是稀有的怀孕的alpha,这个孩子是保定了。

二宫和也和相叶雅纪作为两方的大亲友接下了伴郎的任务,在两人的婚礼现场见证了这一美好的瞬间。

婚礼现场,相叶雅纪看着两人的婚纱照,微微出神。

他和二宫和也的婚礼定在了下个月,他的生日那一天。

从被检查出第二性征之后,大概是生性敏感,他敏锐的察觉到身边的人对他的态度都有了微妙的变化,虽然他自己并不认为自己是社会中的“弱势一方”,但其他人显然不这么认为。

但从好的方向想,这正是一个好的抽身时机,他可以借故“提前退休

”,将相叶组交付给能干的横山和奈奈,此后每天自己只需要四处闲逛,捣弄喜欢的摄影,或者买下一块风水宝地种花种菜,清闲又自在。

二宫是个变数,但二宫这个trouber maker带来的所有连锁反应,恰恰都向他所希望的方向发展。

这也是为什么即使他无法明确自己对二宫的复杂感情到底是什么,就如此果敢而仓促的决定了婚礼。

二宫无疑是非常喜欢他的,他很清楚,即使忘记了过去那些痴迷和疯狂,但二宫就像定式一样的再一次为他动情。

这也是为什么他早在半年前就让二宫标记了他,完全的永久标记。

不会再有一个人像二宫一样,让他愿意臣服在其身下承欢,甚至完完全全的被其标记,成为他一个人的Omega。

他看着周旋在人群中的二宫,突然觉得心里一片清明。


相叶组

组长交接仪式被定在一个本应该是常规集会的星期五,横山裕作为养子,成为了下一代相叶组组长。

相叶雅纪穿着正式的墨色和服,神色严肃,剪短的鬓角更显出一分凌厉, 和平日的温和形象大相径庭。

二宫和也坐在观礼的榻榻米上,看着眼前这个熟悉而陌生的相叶。

这是他不曾了解的黑道世界,有弱肉强食,有忠义仁孝,也有不为人道的各色阴谋秘密。

而现在,相叶雅纪将从这个世界抽身。

当相叶雅纪取下组长戒指的那一刻,他似乎也感同身受的感受到了一丝丝解脱。

相叶雅纪看着眼前的横山,目光坚定的道了声谢。

横山回应了一个苦笑。

这份暗恋,也该从此画上句点。

将后面的事情全部交给横山和相叶奈奈,两人离开了相叶组的据点,前往二宫所在的公司,也就是之后相叶将要就职的家族企业。

大多数人都是第一次见这位董事长的弟弟,当相叶刚踏进大楼的时候,他感到无数道探究的目光直直的打在他身上,当然,众人闻到了他身上和二宫一模一样的信息素味道之后,坐实了之前的传闻,便不再好奇的移开了目光。

他被分到了海外部,本来这就是他的老本行,他常年掌管相叶组的海外交易,不过是把内容从军火走私变成了家电产品罢了,做起来轻车熟路,很快就把海外部的业务额提升了两成。

但相叶雅纪总是隐隐感到不安,虽然不知道来源,但他总觉得,好像要发生些什么。

然后,在一个普通的午后,他接到了表哥泷泽秀明的电话,泷泽表哥作为公司的人事部经理,在这家家族企业经营多年,是他的哥哥相叶裕介的左膀右臂。

他清晰地听到,电话里泷泽表哥带着颤抖的声音告诉他,雅纪,你哥哥刚刚去世了,请节哀。

毫无征兆的,他的哥哥相叶裕介,死于突发的心脏病。

他突然感到视线变得模糊,接着似乎听不到周遭的声音一般,直直的晕倒了下去。


第六章

相叶雅纪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的病房里。

映入眼帘的是相叶奈奈哭肿的眼睛和横山裕焦急的面孔。

横山裕按了护士铃,然后小心翼翼的把相叶扶起来,忙不迭的开始喂他之前凉好的水。

相叶奈奈也尽量收起悲伤的样子,开始给相叶削别人送来的果篮里的苹果。

“你昏迷了快两天了,大家都很担心你....特别是二宫桑,几乎没合眼,我刚刚叫他回去拿一点换洗的衣服了”相叶奈奈看出了自家二哥的眼神在找二宫,便主动解释起来。

“对不起....”相叶的声音还带着倦意“:明明是这种时候我却也发生了状况....”

“没事的,大哥的遗体已经带回来了”横山放下杯子,轻轻握了握相叶的手说道“:明天,我们一起去送大哥最后一程吧”。

“阳子姐说她要带走淳君,爸爸没有反对....”相叶奈奈表情微妙的说道“:没想到她这么快就和我们家撇清关系。”

  相叶阳子是他们的大嫂,出身名门也非常傲气,况且她并不喜欢相叶哥,两人纯属商业联姻,感情也名存实亡,这回相叶哥的去世对她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反倒让她有理由带走两人的儿子,相叶淳。

“淳是我们家下一代的长孙,她没理由带走他”,相叶雅纪淡淡的开口“:我和二宫结婚后,不管有没有孩子都不会有相叶家的继承权,我想先立淳为继承人。”

“可是....”相叶奈奈还想说些什么,横山却拉住了她的衣角,默默向她使了个眼色。

  这时二宫也适时的回到了病房,看到醒来的相叶他先是稍微愣了一下,然后便麻利的拿出之前准备好的营养粥就作势要喂他喝,剩余两人在感慨这位准哥夫的积极主动之后也实相的退出了病房。

 走廊里,两人碰见了闻讯赶来的风间和樱井,樱井自从结婚后不知道是伙食太好还是心情太好,整个人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胖了起来。


两人短暂的和他们寒暄了一阵,便告辞离开,相叶组现在正是多事之秋,还有很多事情等待两人处理。


风间走在前面,心想着里面应该只有相叶一人便不假思索的推开病房的门,却被映入眼帘赏心悦目的喂食场景秀了一脸,顿时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他试探性的发出一声轻咳,却被外面的警笛声完美的掩盖住了。


好在紧接着进来的樱井适时化解了尴尬,他一手提着一个巨大的保温桶,里面装满了松本在家里精心熬制的养生汤,另一只手里则攥着一个半旧不新的御守,御守上的铃铛随着他的动作叮叮哐哐的响着,异常的有节奏感。

听到这段不容忽视的响声,二宫的视线终于转向了门槛边的两人,他不咸不淡的同两人打了个招呼,然后慢悠悠的退到了一旁的看护椅上坐下。

相叶喝了些粥,恢复了一些元气,两人看到他的状态也觉得心安了许多,三人闲扯了几句,樱井翔将那只看上去有些年岁的御守挂在了相叶病床的侧栏,风间向相叶道了句保重,两人便作势离开了。

这只平安御守是三人初中时期一起去久负盛名的神社求来的,三人一人一只,它见证过相叶的死里逃生,见证过相叶从手术台上被推下来的瞬间,也见证了这次的生离死别。

相叶凝视着御守的铃铛,心绪万千。

其实他瞒着二宫的何止是那一件事,作为一个过分晚熟的Omega,他怀孕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自从被确诊之后,他下意识的瞒着二宫,仿佛这是一件极不光彩的事情。

他也曾跟自己的母亲谈过这件事,母亲听完只是语气温柔的安慰道“:说不定还有希望呢。”

然而希望这种东西,对曾经深陷黑道沼泽的他来说,何其奢侈。

但愿二宫,并不介意吧。


第七章


相叶奈奈独自走在锦乐町最繁华的街区,她衣着休闲随意,脸上戴着一副没有度数的眼镜,还刻意压低了头上的棒球帽,手上拎着不起眼的没有logo的牛皮纸袋,收敛着信息素和气场,很好的和熙攘的人群融为一体。

这里有她所管辖的十一家夜总会和两家club,几乎没人不认识她,而她今天来,却并不为了视察或是生意上的事情,没人认出来她最好,因而格外的低调小心。

“starlight”是美人omega很多的一家夜总会,再加上相叶雅纪以前最常来这家带来的“明星效应”,生意火爆的不行,但也因此到这里来客人的alpha居多,常常会发生摩擦和突发事件。

相叶奈奈轻车熟路的通过员工通道进到店里,现在正是peak time,休息室里空无一人,她谨慎的看了看周围,才迅速走进内场,直奔二楼的包间。

包厢内很安静,只有淡淡的烟味在扩散,相叶奈奈坐到沙发,很快便在茶几的侧边抽屉找到了封的严严实实的信封,她将手中的牛皮纸袋放在了同样的位置,确认放好之后就退出了房间,并小心翼翼的避开了走廊的监控,她可不想警察哪天心血来潮要看监控的时候,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

不多时,包厢的门再次被打开,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取走了纸袋里的东西,并用打火机烧掉了里面的字条,最后有余的给自己点了一支价值不菲的香烟,静静的吸完,才走出了包间。

他下了楼,坐上副手深町为他拉开的车门,缓缓报出了银座一家人气的定制礼服店的地址。


“好的,段野桑”,司机回答道。


段野龙哉,一个背负着沉重过去的男人,靠着“知性黑道”的名声成为了黑道界的翘楚。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让人琢磨不透的,每周换不同路线的男人,居然就快要结婚了。


真是不可思议啊……司机默默在心里感概。



另一边,银座。


相叶雅纪温柔的牵着相叶淳的小手走在前面,身后跟着拎着大包小包的二宫和也。


二宫和也本身就对小孩没有太多亲近,也没有怎么和孩子打过交道,相叶淳的性子又像极了相叶雅纪小时候,既内向又认生,在经历了家庭变故之后,更显得脆弱敏感了几分。


最要命的是,淳的母亲似乎向他灌输了“二宫叔叔不是好人”的概念,因此他连看向二宫的眼神都十分的戒备,更别提和他说上话了。


因此淳君来了一周,二宫也只能勤恳的赚钱,买礼物,如此循环,扮演着提款机的角色,才能得到孩子不情不愿的一个晚安吻。


相叶雅纪把这些都看在眼里,却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看时间久了能不能把这些误会解开。


看着眼前挑着书包的两人,二宫眼里泛起一丝温暖,相叶雅纪的温和和耐心在照顾淳君的过程中体现的淋漓尽致,两人带着童趣的对话让二宫忍不住笑出声来,要知道二宫已经很久没有笑的这么开怀了,即使是之前和相叶的相处,也最多是恰到好处的莞尔,很少有这么不顾形象大笑的时刻。


果然小孩子是有魔力的生物,让人的心都不由自主的柔软了起来。


这也让生性薄凉的二宫奇迹般的隐隐期待起他们自己的孩子,他/她说不定会有一张和自己相似度极高的脸,但如果像相叶更多,他也绝不会介意,反而会越发宠爱他/她吧。


挑选好给淳君的书包,相叶叫司机先把淳送回家,然后心情大好的挽着二宫去了附近的高级定制店,准备取来为两人婚礼定制的礼服。


在店里,两人意外碰到了龙崎郁夫,说起来这位龙崎警官也是他们的老朋友了,特别是他还是松本润的最佳损友,连带着和二宫也亲近了起来,相叶则是和他的男友段野龙哉私交不错,才认识了这位神奇的小警官。


段野龙哉姗姗来迟,此时二宫和相叶已经快要走出店门,四人相互简短的寒暄了一下便分开了。


“ta酱之前去了哪里,味道好复杂……”鼻子很灵敏的龙崎皱起鼻子抱怨道,却换被段野一个不由分说的吻堵住了接下来的话。


拿到礼服的二宫坐在回家的车上,看着一旁驾车的相叶,思绪飘远,回想起之前的事情。


因为相叶哥的突然离世,原本定在相叶生日那天的婚礼也被一再耽误,直到近日,他们才发出请帖,再次确定了结婚的日程。


在这期间,二宫几次提出结婚的话头,都被相叶一句“现在正在接手公司的事情,顾不上”给轻描淡写的拨开。


但他并不气恼,他知道相叶雅纪骨子里是个要强的人,所以他理解他的事业心和责任感,他也相信相叶最后绝不会让他失望。


但伤心和抱怨总还是有的,在一次不欢而散后,二宫找了和自己气味相投的好友堂本光一喝酒,向这位已婚人士大吐苦水,却被这位损友嘲笑不够有担当,并得到了“是alpha就应该主动出击”这种抽象却十分有煽动性的advice,之后的几十分钟堂本光一先生大谈特谈赛车和恋爱的相关性,语速之快让伶牙俐齿的二宫都插不上话。


直到另一位堂本先生背着吉他来接他喝的烂醉的伴侣时,这场意味不明的夜会才画上句号。


二宫结了两人的酒钱,和堂本刚道了别,微带着点惆怅的回了家。


当他回到家里,先是看过了已经睡的香甜的相叶淳,然后安心的走回两人的房间,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宣告着家里另一位主人的存在,二宫弯了弯唇角,换下了沾染着烟酒气和他人信息素的衣物。


他随意的把领带夹放在床头柜上,却不经意看到了柜上摆放的婚礼请帖小样和赠给来宾的礼物的样品,显然是相叶准备的,堂本光一的那句“主动出击”的名言却在这里得到了验证。


二宫有些哭笑不得,却又心中感动,适时相叶洗完澡出来,二宫就不假思索的抱住了还带着一身水气的相叶,并不管不顾的和他接吻起来。


相叶显然愣了一下,却也是很快进入状态,积极的回吻,很快就被带动的燥热不已。


二宫却在这时放开了禁锢着相叶的胳膊,从包里抽出了自己准备多时的和婚庆公司一起商量的企划案以及婚礼地点的选址方案。


相叶“噗嗤”一笑,进而环上了二宫的脖子,两人又迅速变得难舍难分。


企划案什么的,明天再看吧。


第八章

二宫和也看着眼前不设防的相叶雅纪的睡脸,暗暗叹了口气。


一场异常激烈的sex下来饶是体格不错的相叶也累的只能倒头就睡,二宫却在余韵散尽之后眼神恢复清明,定定的看着他熟睡中的恋人。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们是在两人合买的公寓而不是古色古香却隔音效果不佳的相叶宅,不然可以想象第二天相叶父母和相叶奈奈在餐桌上看向他们俩的眼神,绝对是毫不掩饰的揶揄。


婚礼的一些细碎事项还没有敲定,但伴郎伴娘却早早定了下来,樱井和风间作为伴郎,奈奈和二宫的表妹惠子则作为伴娘出席,横山本来也是伴郎团的一员,但他却主动揽下了本来交由泷泽负责的安保这一块,泷泽乐得轻松,转去负责当天的餐饮。


尽管二宫和也和横山裕没有多少交集,但他隐隐感觉,横山对相叶的感情复杂的让他不敢往下深想。


众人为了结婚的事宜在家里开了个碰头会顺便聚餐,晚饭过后,风间主动提出要找二宫一起在网站上选伴郎伴娘服的款式,樱井的fashion不被这对夫夫接受,所以只能在一旁无聊的边吃零食边换着电视的频道解闷。


泷泽作为已婚人士在晚饭后就早早告辞,相叶奈奈懒洋洋的趴在桌边,俨然一副醉死的模样,嘴里还念念有词,相叶雅纪见状把她抱回了客房,并脱掉了她的鞋袜让她睡的舒服一点。


横山裕在这么一群固定member聚会的时候存在感几乎为零,他通常是沉默的,但要说起来他既不和在场其他任何人同校也不和任何一个人私下一起吃饭喝酒,其他人大概仅仅因为横山也是相叶家的一员而接受了他的存在。


横山话不多,并且对二宫有防备之心,所以二宫决定从樱井翔入手,希望能把两人的过去拼凑成型。


彼时樱井翔吃完了手边的零食,起身去厨房寻找新的点心,二宫和也推了推因为和相叶打闹而稍微歪了的镜架,顺势跟了过去,并成功的把他截在了客厅和厨房之间的狭窄过道里。


“怎么了,二宫桑?”樱井翔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眼前的alpha不仅没有任何醉态,眼神里的认真也让他身形一凛。


“关于横山桑。。。。希望你能告诉我你知道的,”二宫开口,虽然问的足够隐晦,但樱井翔了然的神情表明他已经完全get到了。


樱井透过二宫身形的间隙看了看客厅里仅剩的三人,他家的松润坐在舒适的沙发上玩着手机,微微隆起的小腹看的他心头一软,相叶和横山则分坐在两个单人沙发,隔着松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一幅和谐的兄友弟恭的画面,真亏了二宫的敏感和观察力,才能让他发现横山的那些不为人道的小心思。


于是他一改平日里对二宫的些许敌意,从上衣兜里摸出一包烟且分给了二宫一根,借着抽烟的名义让两人顺理成章的移动到了阳台。


初冬的冷空气肆无忌惮,习惯在室内活动而衣着单薄的两人显然无法久留,二人倚着阳台的扶栏,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静静地用各自的打火机点燃了烟。


“他们是过命的交情,这点毋庸置疑,”樱井翔率先开口“:相叶中学的时候就认得了横山,那时候横山和现在很不一样,说白了就是个小混混吧,家境不好,成绩不好,整天只知道闯祸,但非常有统率力,也很讲义气,于是顺理成章的辍学,进了相叶组底下的分会,然后很快升到了若头,也认识了刚刚进组的相叶。”


“相叶他,也是从底层的若头开始做起的吗?”二宫皱了皱眉,他想象不到身为组长之子的相叶雅纪也需要做那些低俗的底层工作。


“没错,这也是相叶组的规矩,你大概也听说过,对于历史悠久的黑道家族来说,规矩有时候才是最重要的,这可以类比通常社会中的法律共识,也就是你所擅长的部分。”樱井翔弹了弹烟灰,没有看向二宫,而是盯着烟灰缸的灰烬出神。


“那么他们一起经历生死,成了比兄弟更亲密的关系,可以这么理解吗?”虽然惊讶于自己说这句话时的尖锐和愤怒,但二宫还是毫不犹豫的说出了口。


樱井翔小声的咳了一下,似乎被冷风吹的有些着凉,他拢了拢身上的呢子大衣,接话道“:我可以保证相叶从没有和他做过超出兄弟感情的身体接触,他以前的对象都是些beta,因为他不喜欢alpha带来的压迫感,他的鼻子其实是可以闻到信息素的,这点我们都知道,”樱井翔耸了耸肩,补充道“:你大概是个例外吧,虽然看起来相叶并不在意为你破例。”


樱井率先把烟头摁进了烟灰缸里,静静地站了一会儿,又开口道“:顺便一提,相叶他从组长的位置退下来全都是因为你,你该不会真的以为组里的人会仅仅因为他分化成了omega就强迫他让位给横山吧。。。。在相叶家的三个孩子里,他一直都是最被看好的组长人选,事实上他也做的很出色,没有理由仅仅因为性别的原因让他隐退的。”


平静的扔下这个惊雷,樱井翔闻了闻身上的衣服,确定不会有什么烟味的残留之后,用余光瞥了一眼呆立着的二宫之后就回了屋内。


二宫握着烟头的手剧烈的抖了一下,些许烟灰顺着风沾到了他的长风衣上,但他无心掸去,他只能安静的消化着这个事实,事实上,除了接受他也别无他法。


“怎么这么久?”松本润被屋里的暖气熏得昏昏欲睡,早就动了回家的念头,奈何自家的爱人兼车夫又迟迟不进屋来,语气之间自然有些不耐。


樱井翔愣了一秒,然后顺手揽过松本的肩头,给了他一个正面的拥抱。


松本闻到了他身上若有似无的烟草味,心下了然,便也顺从的任他抱着,缓解着爱人突如其来的难过。


沙发上的相叶雅纪站了起来,抬眼看了看这对日常虐狗的夫夫,便毫不犹豫的下了逐客令。

TBC


评论(3)
热度(29)

© cstcora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