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tcoral

CP饭,主竹马翔润,其实也还饭各种影视cp....会放文和各种碎碎念,欢迎勾搭哈哈

(二相ABO)假作真时真亦假 番外二 永久标记(上)

是的我来撒狗血了……

和正文相比番外就欢脱很多啦哈哈哈哈

不看正文的话应该也没太大差啦,就当作一个狗血的先上车后买票故事就好😂😂😂

之前写了番外一,讲了两人相识的故事以及翔润的辅线,这篇简单粗暴的讲就是两人从互相帮助的炮友关系转变成相叶君被永久标记的全过程(?!)....时间线在正文两人见家长前的六个月。(其实我很认真的整理了两人的时间线估计完结了之后会放出来)

信息素我在正文中完全没提到,这个番外就当是补充说明了,嗯,这章我会尽力开车的,土下座


下面放文

-------------------------------------------------

相叶雅纪从自家的大床上醒来,吸了吸身边飘着淡淡柠檬红茶味的空气,微叹了口气。

作为一个24岁才觉醒第二性别的omega,他的初次发情期来的气势汹汹且毫无章法,从来没有经历过发情期的他像一只搁浅在沙滩上的鱼一样无力的翻动着高温燥热的身体,直到那个人,帮他做了临时标记,才算是感觉那种欲念丛生的焦躁平息了下来。

之后他便陷入了昏迷。据哥哥说那个人抱他去了医院,做了检查,并为他购买了足量的抑制剂。

而且,用的是公主抱。

牙白,超哈子卡西。

二宫先生是个好人,还是个不可多得的优秀alpha。

但是啊……希望他能真正成为自己的男朋友啊,相叶在心里默默的想着。

“请成为我的男朋友吧……”相叶雅纪对着手机上自己偷拍的二宫的照片喃喃自语道,又像是被自己逗乐了一般噗噗的笑出了声来。

自从被二宫临时标记之后,他便经常借故去约二宫一起吃饭和打游戏,作为一个游戏宅律师,二宫生动形象的诠释了什么叫做“唯有游戏不可被辜负”。

二宫目前就职的企业是相叶雅纪母亲实家的家族企业,现任董事长是他的亲哥,二宫和也是财团的法律顾问,但以前是一名刑事诉讼律师,相当精明能干的形象。

而相叶雅纪,简单说,是一名黑道分子,在具体一点,是继承了家族黑道事业的相叶组组长。

连他们自己都觉得,这真是谜一样的组合。

两人在公司附近的餐厅共进午餐,且携带着相同的信息素味道,很快便被二宫的同事无意中撞见,并有好事者挖掘到了相叶雅纪是董事长相叶裕介的亲弟弟,一时之间流言四起。

好在二宫和也足够高冷,内心也十分强大,并不在意这些流言蜚语,相叶雅纪则由于圈子截然不同,根本没机会听到这些风言蜚语。

除了平常隔三差五见面,周末两人还会一起去打棒球和练习攀岩,两人的相处模式平和的像是一对相交甚笃的老友。

虽然说,最近这种和谐被打破,从某一瞬间开始不受控制。

他们在某个阴雨连绵的初春,终于发展成了不可言说的关系。

借着又一次的发情期,相叶把二宫叫到了自己家,并大着胆子在二宫面前丢掉了准备好的抑制剂,毫无保留的吐露了“想要你,而不是抑制剂”的想法。

二宫和也先是愣了愣,旋即摘下了总是戴着的眼镜,在相叶的脖颈处落下细密的吻。

“只是啊,我不会标记你的,别担心”

在理智完全被欲望侵蚀吞没的前一瞬间,相叶听到了二宫的这句话。

第二天早上,身边早已经没有了二宫的影子,似乎也避免了尴尬,相叶揉着被折腾的很惨的腰身穿好了衣服,才看到了二宫发来的要去美国出差的简讯。

相叶简单的回复了好和颜文字,便起身给自己做早饭去了。

从那天起,他们变成了时常见面,偶尔会做的关系。

二宫从不干涉他的私人时间,在发情期期间对他极其体贴照顾,对他的生意更是毫不过问。

他似乎也能从二宫冷静的眼神里品出不一样的温情,并沉浸其中乐此不疲。

但二宫也是识趣的,毫不越界的。


“我们成为真的情侣关系不好吗?”相叶自认自己说不出这种话来。

毕竟自己也默许了这段有些畸形的关系,相叶雅纪莫名觉得,维持现状也不失为一种好的办法。

但是,这之后连续一个月没有和二宫有任何肉体交流的相叶终究还是有些坐不住了。

或许二宫已经找到了柔软体贴的omega?事事迁就着他也十分黏人?又或者对自己的黑道身份始终心怀警戒,觉得自己是个麻烦的家伙?

相叶雅纪苦想无果,最终拨通了好友樱井翔的电话。

两人相约在一家常去的酒吧,酒过三巡,他状似无意的提起想要和二宫发展成情侣关系的想法。

“那个律师?不是吧?润说过他几乎是个工作狂,而且对谁都很冷淡……”樱井翔一脸生无可恋“:可是他和润关系却很好...”

“也并不是对谁都很冷淡吧……翔酱你也是太夸张了吧,松润绝对没有这样说过吧”,相叶反问道“:你不是在嫉妒些什么吧?真幼稚啊。”

“看来,在聊什么很有趣的话题嘛……”身后突然传来松本润的声音。

受惊的仓鼠翔和兔子雅纪一同回过头去。

相叶雅纪不意外的看到了松润身边的二宫和也,但二宫的眼神不复往常的温和沉稳,带着几分尖锐的敌意。

二宫和也不由分说的拉起相叶的手臂,把他拽到酒吧外自己的车里,两人迫不及待的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

“相叶桑,我的热潮期就要到了,不陪我吗?”二宫刻意带着气音在相叶的耳边诱惑道。

相叶只觉得理智破碎一地,即使不在发情期,他也如同被欲望冲昏头脑一般和二宫再度忘情的接吻。

等二宫稍稍平复了一些,相叶轻轻推开他,打开导航准备定位到二宫的家里。

“回家的路真远啊,”二宫看着正在开车的相叶的侧脸,默默在心里想。

TBC
碎碎念:

不好意思刹车了,自认为写不出车震(哭哭)

希望下章能把“唯有游戏不可辜负”变成“唯有游戏和相叶雅纪不可辜负”哈哈

评论(4)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