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tcoral

CP饭,主竹马翔润,其实也还饭各种影视cp....会放文和各种碎碎念,欢迎勾搭哈哈

【竹马】鱼的秘密

神奇又有趣的一篇文,不错不错,所以也推荐给大家看看🤗

潘雨三:

这篇好喜欢!!!!!
大野鱼对着年糕草莓笑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明月别枝:



偶尔也写写伏兵组。




>>>>>




01




二宫不明白相叶在说“ニノ我养了一条鱼”时的表情为什么会那么沉重。




沉重到二宫把那句“这有什么,总比你之前说要养一条龙正常的多”的吐槽都咽了下去,只能附和着相叶用比相叶更沉重的语调:




“鱼,有什么问题?”




“你知道的吧,我状态好的时候可以和动物对话。”




二宫一愣,放下了游戏机。




他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因为相叶竟然是用一本正经的语气在说,眼睛里还散发着企图让自己相信他的讯号。




“所以……它跟你说了什么?”




“说,爱拔酱救我,我是大野智。”




二宫有点想翻白眼,但还是忍住了,他指了指坐在乐屋沙发一角睁着眼睛发呆的那个人:“它是大野智的话,那他是谁?”




“它是鱼。我养的那条鱼。”




相叶的语气太过严肃,二宫连笑都笑不出来。他用卷起的杂志用力敲了相叶的头:“お前……”




二宫略带尖锐的嗓音刚出声,就被相叶捂住了嘴。




“不要吵醒它!”相叶语气焦急:“它在睡觉。”




连二宫都不由得调开视线看坐在沙发那一角的大野。还是在睁着眼发呆,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这边两人巨大的动静。




“只有鱼是睁着眼睛睡觉的。”




这家伙擅自靠近自己耳边低语,还卖弄他并不严谨的动物知识。




二宫示意相叶放开手。




相叶的力气很大,又不擅长控制力道,嘴唇磕碰在牙齿上被用力挤压,疼的厉害。




为了避免二次暴力伤害,在相叶放开手后,二宫小声:“他只是在发呆而已。”




看着相叶不服气的脸,二宫懒得解释,径直朝坐在沙发那角的大野走过去,用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




还果然像是真睡了。连眼都不眨一下。




二宫清了清嗓子,回头对神色更紧张的相叶说:“这种情况不是也有过吗?在录制番组的时候睁着眼睡着了的利达。”




“喂,利达。”二宫略用了些力道推了推大野的肩膀,“你……哇……”




大野突然眨了下眼睛,迅速从沙发上站起来,目光仍然呆茫,像是从一个深梦中惊醒过来却还未回神。




大野站起来后,看也没看二宫一眼,径直越过沙发:“我先回去睡觉了。”




“……”




速度快的不比平时的大野智。




乐屋里,一时只留下相叶二宫面面相觑。




“我说的是真的。那条鱼告诉了我只有我和利达两人才知道的秘密。”




“什么秘密?”




相叶突然为难了起来:“我答应过利达不告诉你的。”




二宫冷冷地笑了一声,也不说话,就这样直直盯着相叶的眼睛。




“……我们俩其实已经去过银座吃饭了。”




在二宫如冰似箭的眼神下实在很难撒谎,相叶选择了出卖大野智。




二宫用力咬了下后牙,但竟然没再说什么。




相叶更忧心忡忡地看了竟然没有发飙的二宫一眼。




02




二宫去了相叶的家。




尽管半点不信,但相叶的状态实在很难让人放心。




二宫站在相叶的玻璃水箱前。




那条通体呈黑色的鱼躲在水草的阴影处,一动不动,好像是在睡觉。




相叶走过来轻轻叫了一声:“利达……”




二宫无语:“请认真告诉我,这只是你起的宠物名。”




“才不是,他真的是利达。”




“爱拔桑……”




二宫的话被水箱里突然激烈起来的动静打断了。




水箱里的水草被那条鱼毫无章法的游动搅的乱七八糟,水里不停的泛着泡泡。像受了什么惊吓,还偶尔还撞壁在一面玻璃上。




二宫看了一会,轻轻敲了敲玻璃水箱的一面:“除了颜色,这条鱼的习性半点也不像利达。真要说的话,说它是你,我可能会相信一点。”




相叶没争辩,却对着水箱道歉起来:“ごめん。利达,没有跟你说一声就带ニノ来了,但是我找不到商量的人,ニノ的话应该没问题吧。我……”




相叶说着说着突然止了声,因为二宫已经盘腿坐在了地下。




“ニノ……你干嘛?”




二宫眼神如死:“我……坐地上缓缓。”




相叶也学着二宫盘腿坐在了他对面,蹙着眉问:“你不相信我?”




“正常人都不会相信你。”




“可是……”




二宫做了个停止的手势:“除非你能问它一件只有我和利达才知道的事。”




“ニノ,你竟然瞒着我跟利达有秘密。”相叶一脸认真地介意着的表情。




“我还没跟你们算银座的事……”二宫话音未尽,水箱里原本平静的鱼又激烈的游动起来,仿佛听懂了二宫的话。




二宫瞠目结舌的看了一会儿鱼,又看了一会儿对着鱼真诚道歉的相叶。




“……我可能有点要相信你了,爱拔桑。”




“但是,只有你和利达知道的秘密到底是什么?”




“重点在这里?”




“重点不重要,重要的是只有你和利达才知道的秘密。”




“太多了,让我想想问哪个。”




相叶在露出不开心的表情之后,突然又振奋了起来,还语调可疑地掺了糖似的叫了一声kazu酱。




二宫怀疑地看了一眼正在吐泡泡地那条鱼。




“利达说,大概是在上周的时候,ニノ说过其实作为四号投手时的爱拔酱还是很帅的。”




“……我又没有要问这个!”二宫看着坐在对面得意的相叶的脸和再次游入水草阴影下的鱼,猛地站了起来。




相叶被吓的一抖,也跟着站起来:“你的脸好红。”




“气的!”二宫用力拍了拍鱼缸玻璃:“我没说过这话,你自己编的吧。”




“小声点,利达快哭了。”




“……”




二宫沉吟了一下:“那你告诉我,他上周从我这里借走的碟是……”




“是人妻系。”相叶完成了快速抢答,又顿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二宫:“我很久之前借给你一张也是人妻系,你告诉我弄丢了,不会是……”




“闭嘴。”二宫又想坐地上了。




“现在你相信了吧。”




“半信不信。”




03




二宫在相叶家留宿了。




之前无论玩到多晚,二宫也会回家睡。




因为,相叶家只有一张床。




而自己家也并没有多远。




二宫在翻相叶的冰箱时,相叶一直在对着鱼缸说话。




二宫一手拎着未解冻的猪肉,一手关着冰箱门,看着这一人一鱼认真对话的场面,竟不觉得诡异。




“爱拔桑,我饿了。”




相叶转头,看到二宫手里的肉:“那我来做生姜烧吧。”




相叶从水箱下拿出一罐鱼食,捏了一点投进鱼缸。




二宫扭曲着脸:“作为人,他会吃那个吗?!”




相叶看了看鱼:“利达说觉得挺好吃的。”




“……”是大野能做出来的事。




二宫觉得自己可能已经潜意识接受了“大野智变鱼”这个事件。




和这两人呆在一起久了,之后就算有人告诉自己“看天上有火车在飞”,大概也能连头也不抬的确认就会坦然接受。




细细想来,真是可怕。




相叶在厨房做生姜烧的时候,二宫扒着水箱的边,对那条依然躲在水草阴影里的鱼充满怀疑:“如果你就是利达的话,为什么会在爱拔桑家里;如果你真是利达的话,为什么只有爱拔桑能听到。”




但二宫只能看见鱼在不停的吐泡泡。




水箱的位置有点高,二宫踮着脚拿网去捞鱼的时候,就见相叶举着木铲从屋里冲出来:“利达,你怎么了?”




二宫举着还滴水的网:“……”




“我听到利达喊救命。”




二宫放下了网:“我看它一动不动,以为它死掉了。”




“他说他只是困了想睡觉而已。”




“自己倒还能睡的挺心安理得。想过以后该怎么办吗?”




“就是因为不知道,所以才告诉了ニノ想跟你商量啊。”




“我又不懂神灵鬼怪,告诉我有什么用。”




“有用啊,跟你说了之后,就感觉事情都变的没那么可怕了。ね,利达。”




鱼竟然附和地甩了甩尾巴。




“对了,ニノ,利达说他要睡觉了。不要吵醒他,生姜烧快好了。”相叶也举着木铲,一身轻松地回厨房继续做饭去了,尾音里还藏着愉快的小跳跃。




“……”只留下二宫一人看着重新又躲回水草阴影下睡觉的鱼发呆。




都是群什么人啊。




04




连二宫自己也不明白自己留宿的意义。




说到底最后只是混了一顿饭吃而已,两个人挤在一张床上也不甚舒服。




相叶的睡姿还像小时候一样不好。




过度用力的被拥抱让二宫从窒息似的梦中惊醒过来。二宫拿开相叶缠绕在自己身上的手,又毫不手软的拍醒了相叶。




相叶醒过来嘟囔了一句“啊,我以为是哆啦A梦”,后又迷迷糊糊规规矩矩的缩回手脚,继续睡去了。




那只巨型毛绒玩具,二宫当然记得,是小时候自己强制赋予了哆啦A梦之名的送给相叶的礼物。




但莫名被吵醒又被当作一只抱枕,实在不甘心,二宫翻来覆去再难入睡又叫醒相叶:“后辈来的时候你也会抱着人家睡?”




相叶依然迷糊的脸上露出“想象不能”的嫌弃表情。




看来是没有。




二宫对此表示满意。以致后半夜相叶再次缠上来时大度地没有再叫醒他。




 




第二天一早相叶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给鱼投食。




二宫端着一碟年糕草莓站在水箱旁边吃边看:“利达变成这样有什么契机吗?”




“他说一觉醒来就这样……了。”




相叶的话语微不可查的停顿了一下,表情也突然微妙了起来,二宫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他想起了什么?”




“他说年糕草莓看起来好像胸部。”




“……”二宫僵硬,把正捏在手里准备吃的那颗草莓强行塞进相叶嘴里,又把剩下的全都倒进了水箱,端着碟子转身走了。




“啊啊ニノ你在干什么啊。”相叶在身后大叫。




一个月都不想再吃草莓了。




相叶清理被年糕草莓污染的水箱用了半小时,期间一直在不停的念叨“利达你不要笑了”“真的不要再笑了”“会笑到缺氧的”“再笑会死的哦”。




……




二宫坐在沙发上抹了把脸。




真不知道,自己忧心忡忡地坐在这里担心这两个人有什么意义。




 




“这件事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生的?”




相叶清理完水箱就往浴室走:“昨天早上。”




“啊,”二宫回想了一下:“那这么看来,被代替的利达录制番组的时候,看起来跟平时没有太多的差别嘛。”




二宫提起嘴角ふふ笑了两声:“他那么喜欢钓鱼,继续做鱼也挺好的,这样也可以给那条鱼一个做人的机会。”




相叶含糊不清地声音从浴室传来,应该是在刷牙:“不要再说了,利达说他生气了。”




二宫啧了一声。




浴室里又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应该是在洗澡。




“我今天有个人节目要录,等下经纪人来你家接我。这件事等我回来再说。”二宫看了看时间,应该快过来了。




“诶?”相叶好像吃了一惊:“你今天有行程吗?我怎么不知道。”




“你连你自己的行程都没弄清楚过。”




相叶轻微模糊的嘟哝了一句:“我至少知道你再过几天要去参加日本アカデミー賞授賞式。”




“什么几天!是三天!三!天!”




二宫的尖细嗓音穿透淋浴的水帘,回荡在浴室里。




“知道啦!知道啦!到时候我会准时收看的!”相叶也提高了声音。




“我先走了。”




门铃响了起来,应该是经纪人来了。




“いってらしゃい。”




二宫出门路过水箱时,用力敲了敲水箱玻璃,直到把躲在阴影里又睡着的鱼震醒,才愉快的吹了声口哨走了。




二宫关上门的时候,还能听到相叶的大叫:“不要再欺负利达了!”




门外经纪人一脸错愕:“大野さん也在?”




05




二宫节目录制完毕,回自家洗漱一番才去了相叶家。




用钥匙打开相叶家门的时候,一人一鱼在家玩的正开心。




一点也没有“可能变不回来”的危机意识。




二宫觉得应该做主动方:“直接约出来谈谈。”




相叶一脸不适应:“但是跟一条鱼说话,感觉怪怪的。”




二宫指着水箱里游来游去的鱼,嗓音都不由地拔高起来:“你现在还不是在跟一条鱼说话!”




“之前我洗完澡都会全裸着在客厅走来走去。发生这件事情后,我仔细研究了一下,发现那条鱼还是雌性的,感觉见面谈会很恥ずかしい。啊,利达你不用害羞的。”




二宫深吸了一口气,从喉咙深处冷冷地迸出一句:“滚。”




 




相叶先试着发了邮件。




没想到,却被系统退了回来。




相叶抬头,对着水箱露出受伤的表情:“利达你又换邮箱地址了吗?为什么又不告诉我?”




“诶?没换吗?”




相叶又试着发了一遍,还是被退回。




“……这条鱼的思考方式和利达是一样的。”




二宫让相叶直接打电话。




连续打了几个,也一直是没有人接听的状态。




“……这条鱼完全就是利达的行动方式复刻版。”




相叶赞同地点点头:“我活了这么久,从来没见过这么聪明的鱼。”




顿了顿,还补上了大野的观点:“利达说他也是。”




“我活了这么久也从来没见过你们这么奇怪的人……”二宫不耐烦地大叫了一声:“啊,不管了,明天不是还有五人番组的录制吗?明天再说吧。”




明明相叶和大野单独做事的时候,都称得上器用。但这两人只要一在一起,事情就总会往奇怪的方向发展。




和他们商量事情,还不如去多打几回合游戏更有价值。




06




录番组的时候,二宫实在很难不把注意力集中在大野身上。




但无论怎么观察,都很难察觉出破绽。




就连自己一贯性的胡闹,或者摆一些奇怪的姿势,大野也都能如常的配合起来。




这就是活生生的大野智,怎么看也不像一条鱼。




要不是相叶的行为匪夷所思的如此合情合理,二宫更相信其实是相叶病了。




二宫时不时的看着相叶。




除了镜头前,其余时间,相叶几乎都在用他近乎直勾勾的目光盯着大野。




“你能不能收敛一点。”坐在看台上的时候,二宫在旁边低声提醒了相叶。




相叶倒是收敛了,却又开始黏着二宫不停地说小话。




二宫没一会儿就被相叶黏的不耐:“你还是去盯你的鱼吧……”




相叶却低声说:“他已经学会闭上眼睛睡觉了。”




二宫也看向大野的方向。大野竟然在录制节目的镜头下,在大庭广众之下,在众目睽睽之下,开始闭上眼睛休息。




“……掐醒他。”不管是作为人,还是作为鱼,都是不能容忍的失职行为。




坐在大野隔壁的相叶小声说了一句:“抱歉,ニノミ。”




大野被相叶轻轻推了一下,就睁开了眼睛,脸上浮出迷迷瞪瞪的笑容:“爱拔酱。”




二宫才不管这两人像是因为接通了共同电波而同时浮现的谜之笑容,他拍了一下相叶的腿:“你刚才叫他什么?”




“ニノミ。”




“这就是你给鱼起的宠物名?”




“这个不重要。刚才我的鱼好像认出了我。”




“哈?”




“他对我笑了,那种看我的眼神,跟以前作为鱼的时候一模一样。”




“……”




二宫用力盯了一会儿目光直视前方似已成佛的大野,实在看不出他的眼神跟鱼有什么共同点。




二宫有些乏力的微微靠着相叶。




相叶担心地问:“你没事吧?”




“心累。”




+




节目录制退场的时候,相叶走在大野旁边低声:“你是我的鱼吗?”




一直跟在相叶旁边的二宫吓了一跳,差点想去捂住相叶的嘴。这台词也太糟糕了。




大野轻轻地“嗯?”了一声,似乎没听懂相叶在说什么。




相叶又确认似的叫了声:“ニノミ?”




大野看了一眼二宫,又见两人都盯着他,慢慢展开一点黏软又带点疑惑的笑容:“我?”




“……”




“我是大野智。你们俩今天有点奇怪。”




相叶二宫还没来得说话,走在前方的樱井也回过头来:“你们俩今天是有点奇怪。”




松本则拍了拍二宫的肩膀:“你们俩今天确实奇怪,没事吧?”




“没事。”二宫把相叶往身后推了推:“利达,今晚一起喝一杯吧。”




大野愣愣地眨了眨眼睛:“啊,我今天要早点回去。”




“没有什么重要的事的话……”




“有……有点事。”大野连话都没让二宫说完,就又如前次一样快速的走了。




松本看着大野离开的背影:“利达也很奇怪。”




松本打量了一下二宫的脸色:“你们三个人是不是背着我跟翔君有什么秘密?”




“是啊,秘密……我最近和相叶同居了!”




相叶也不含糊,立刻搭上了二宫的肩:“是的呢。今晚也一起洗澡吧。”




“蛋糕入浴剂我要换个味道。”




“诶,桃子味明明很适合ニノ。”




直到樱井和松本嫌弃的走了好远,相叶才和二宫停下了对话,默契地击了掌。




二宫稍稍用力握了一下相叶的手:“nice接梗。”




相叶眨了眨眼睛:“不过桃子味的确很适合ニノ。桃子可是我第三喜欢的水果。”




“无聊。”二宫白了相叶一眼。




又聊了一会儿大野,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那第一和第二喜欢的是什么?”




相叶努力想了半天:“……忘了。我现在只能想起桃子味。”




07




二宫到底还是在相叶家连续留宿了第二晚。




相叶不慌不忙做他的饭,大野鱼情绪平静睡他的觉。




二宫也开始心安理得打起了游戏。




事情到这个时候,二宫已经不想探究自己留宿的理由了。




和相叶坐下来吃饭的时候,二宫惯例吐槽了相叶的手艺,又看了一眼水箱:“实在不行的话,去找那些通晓奇志怪谈的人吧,总不能一直这样。”




相叶却有些吞吐起来。




二宫奇怪地看了相叶一眼。




“事实上,利达刚才说他回去过了一次。”




“哈?”




“就是在睡梦中的时候,回到了自己的身体。”




二宫呆了一下,有些茫然:“刚才说……的意思是指,他回去过,又回来了?”




“利达说回到自己身体的感觉太好了,于是就在床上睡了会儿。再醒过来又在水箱里了。”




二宫用力捏着筷子:“太出息了,换回身体的第一件事就是睡觉。”




“まあまあ,利达就是因为这样才可爱嘛。”




“……”




“所以他现在在努力睡觉,说不定梦里能和我的鱼谈谈。”




“你们俩真是……”二宫气的多吃了一碗饭。




+




相叶今晚的睡姿不好到超乎想象。




四肢缠绕就够受了,连呼吸都不知道什么时候镶嵌进了自己的颈间。




热热的轻轻的又痒痒的。




二宫没好意思再把相叶叫醒。




因为他发现自己有反应了。




其实作为男人,有反应也本不该是多么难以启齿的事。




但躺在别人家床上,以这样的姿势,又因为是对方的接触才产生的欲望,就算是熟到可以同穿一条内裤的相叶,也实在很是尴尬。




二宫轻轻缩了手脚,想要从相叶的手臂下避开。




“嗯?”相叶困倦着微微睁眼:“怎么了?”




二宫平了口气:“去卫生间。”




“耳朵好红。”




睡觉留夜灯不是什么好习惯。




“关灯!睡觉!”




“诶?为什么啊,你不要去卫生间……啊,我知道了。”




相叶开始ふふふ地笑:“这样是睡不着的吧,我来帮你。”




“不需要!”




二宫掀开了被子,起身下了床往浴室走去,身后还能听到相叶的微微提高的声音:“不行的话,可以叫我哦。”




二宫用力甩上了门。




终于解决问题又清洗干净了的二宫,决定回自己家睡。




再睡一张床,怎么想都很尴尬。




看了一眼时间,凌晨两点多,微妙的时间点。




二宫正准备要换上了自己的衣服要偷偷溜走的时候,相叶穿着睡衣走了出来。




这种诡异又熟悉的气息味道。




二宫一时呆滞。




“你……”




“抱歉,ニノ,想到你在卫生间做那种事,我也会忍不住嘛。我先去清洗一下。床没有弄脏,不用担心。”




没见过哪个人能像相叶,把member作为做事对象还能如此清爽干脆说出来的。




“……”




相叶进盥洗室的时候,二宫拿着自己的衣服逃了。




幸好,今天自己是开车过来的。




也幸好,相叶第二天有工作行程。




当然留了言给相叶。




不然一定会被相叶当成失踪人口一样,全世界的找。




08




这种尴尬的情绪第二天醒来,二宫就忘了。




是相叶的话,好像发生什么事之后都能回到原点。




二宫暂时也没有心思再想大野和鱼的事情,接下来就是授賞式。




说没有期待当然是不可能的。




与众多优秀的演员坐在同一会场,齐逐一座奖杯。




不是荣誉,也不是掌声,是被认同被肯定与被尊重。




看着那些熠熠生辉的演技者获奖时熠熠生辉的脸,二宫明白了相叶说的参加婚礼时明明是别人的事却忍不住哭起来的感受。




镜头大概是在拍,然而也不会刻意去压抑眼泪。




授賞式结束,打开手机,一封封的祝贺信息翻过去。




到相叶那一封时二宫不由笑了起来。




“おめでとう。结束了的话来我家一起打游戏吧。”




 




二宫到相叶家时已经很晚了,相叶正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玩掌机。




“ニノ,你来了。喝一杯吗?”




相叶扬了扬还没打开的啤酒。




二宫浅浅地吁了口气:“不然你以为我真是来陪你打游戏的吗?”




其实已经和共演者喝过一场了。




相叶笑着帮二宫打开了啤酒。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又说到了相叶的电视柜位置问题,又说到了二宫的游戏,又说到了二宫衣柜里的相叶的皮带,又说到了相叶衣柜里的二宫的内裤。所有那些被反复说过反复咀嚼过的话题,再说多少遍也觉得有趣。




吃完饭,二宫坐在沙发下的地毯上打起了游戏。




相叶收拾完后,也在二宫身后的沙发上坐下来,拿起了掌机。




相叶忽然像发现什么新大陆似的:“啊,ニノ的发旋在左边偏下的位置。很可爱。”




二宫往后仰了一下身体,靠在身后相叶的腿上,从正下方看着他一脸新奇的表情:“爱拔桑,只有一句おめでとう,你的祝贺也太没有诚意了吧。”




“才没有,看放送的时候我比ニノ还紧张,现在心还在ドキドキ的跳。”




相叶一边说着一边弯下身,拿二宫的手去碰他心脏的位置。




桃子入浴剂的味道笼罩下来,让人有点不安。




“太近了,爱拔桑……”




二宫瞬间没了声。




因为相叶的腰压得更低,触上了他的嘴唇。




下唇触碰着上唇,上唇被下唇触碰着。




吻轻软的要命,也舒服的要命。




相叶轻微厮磨了一下双唇,稍微退开一些距离。




二宫看着非正常视线里倒着的相叶的脸,好久才找回声音:“你在干嘛……”




“キス。”




“为什么?”




“好き。”




“……”在玩文字游戏吗?




“ニノ也喜欢我的吧?”




二宫张了张嘴,不想承认喜欢,又舍不得说出“不喜欢”。两种念头的交战让他在脸越来越红的时候不合时宜地想到了水箱里的大野鱼。




他想说,被利达看到不太好吧在别人还为鱼所困的时候我们忽然谈起了恋爱这样……




然而二宫没有办法再思考下去了。




因为相叶竟然就着这样的姿势认真地接起吻来。




老实说,这并不是接吻的好姿势,难以贴合的嘴唇,下巴会碰到鼻子,还太过容易被进攻。相叶柔软的舌轻易就进入口腔,偶尔被含弄一下下唇,暧昧又情色。




接吻时舔舐的水泽声仿佛是从血管里进入大脑,被无限放大。




二宫模糊着想,再进行下去就要脱衣服了被利达看着不太好吧在别人还为鱼所困的时候我们脱起了衣服这样……




这样想着的时候,相叶就停止了动作。




声音沙哑的像被砂砾摩擦过:“やばい。”




二宫撑着一点还清醒的意识看着相叶被倒置放大的苦恼的脸:“什么?”




“再继续下去会忍不住的。”




“……”




09




二宫不明白为什么在半小时前和相叶发生了那种类似告白事件,现在却坐在一起平静地打起了游戏。




一切来的太快,就像暴风雨。




一切走的太快,就像Arashi。




二宫想自己从进相叶家门到现在思想都是静止的,因为等完全想起大野,已经是入睡时间了。




“利达他今晚都没说话吗?”




相叶在擦他的头发,也走过来看了看水箱里一直隐藏在水草下只露出一小截鱼尾的鱼:“事实上,从今早开始他就一直在睡觉。”




二宫担心地盯着水草露出的小半条鱼尾:“不会是生病了吧?”




相叶也担忧了起来。一手按着头发上的毛巾,一手轻敲水箱:“利达?你还好吧。”




水箱里的那尾鱼立刻轻轻甩了甩尾巴,幅度很小但二宫还是看见了,他松了口气,应该是没问题。




有小小的水泡连串浮起。




“他说什么?”




“啊,对不起利达。”相叶安慰似的隔着玻璃摸了摸鱼尾:“他说他想回家,因为我们俩太过分了……”




“闭嘴。”




二宫拿起鱼网要把依旧躲在阴影的鱼搅出来:“这个想法是对的,因为你再不回家,我会把你做成生鱼片。”




+




留宿到第三天已经成为理所当然了。




二宫做了一个梦。




白的地面,白的上空,白的四壁,白的衣物。




梦里是无尽的白,




只有大野是黑的。




站在对面,拧着他困扰起来就会蜿蜒的眉毛,声音黏弱的像被水煮过:“ニノ我要回家了,不会再回来了。还有,ニノ我要告诉你一个只有我和爱拔酱知道的秘密。”




上周你喝醉之后说喜欢爱拔酱的时候,他正好进来了。




……




……等等?!




二宫刚要抓住像一尾鱼要游离的大野智,忽然之间所有白色却都裂成块块碎片。




二宫从梦里醒过来。




床边相叶已经不在了。




出了卧室就看见相叶坐在水箱下发愣。




“怎么了?”




“利达已经回去了。他说不会再回来了。我还以为做了个梦原来是真的啊。”




“我确定你是做了个真的梦。”二宫想到了刚才的梦,又加了一句:“最好不要再回来了。”




相叶盯了一会儿那条普通游动的鱼,又兴奋地转过头:“走的时候利达告诉了我一个秘密。”




“什么……”这条鱼整个一秘密喷射机啊。




“他说,爱拔酱我觉得红色标签牌子的那个鱼食最好吃。”




“……”




10




后来问起大野的时候,他只说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见自己变成了相叶水箱里的一条鱼。




基本上梦里这段时间在爱拔酱家过的挺愉快,除了某天晚上你们俩在客厅那些过分行为……




不过这段大野没来得及讲完,因为二宫很及时地捂住了他的嘴。




对于自己在这段期间参加录制的各个番组也都能记得,虽然依旧恍惚如梦。




二宫分不清究竟是自己和相叶存在于大野的梦里,还是相叶听见了大野的一个梦。




不过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相叶还养着那条鱼。




大野还在坐着发呆。




樱井还在看他的报纸。




松本……松本正蹙着眉不知道在烦恼些什么。




 




二宫还没问,松本忽然一脸沉重地靠过来说了一句:“ニノ我养了一只仓鼠。”




二宫心一沉:




“你状态好的时候也能和动物对话?”




松本一脸“不懂你在说什么”的表情。




二宫才松了口气。




“那是怎么了?”




“它竟然只吃翔君喂的饭。”




二宫听完什么也没说,只是往右边的相叶身上靠了靠。




变相秀恩爱吗?




谁不会。




 




-END-




 真是篇神经病的文。_(:з」∠)_


评论

热度(1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