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tcoral

绿担,主饭竹马翔润和润翔,这个号会放文和各种碎碎念,欢迎勾搭哈哈

【翔润/SJ】 虚度光阴

看到“矇昧时的信任”忍不住要哭泣啊哭哭

_Tinals_:


  • 现实向,内含香菜和交岚脑洞


  • 本单位最近甜的实在不像话,搞得我不YY点什么就有点内疚


  • 内含链接,随缘开心就好


  • 如果有BUG请当做是我的私设:)











虚度光阴


 


 


 


 


 


 


*


 


十五岁的樱井翔最害怕的是沦于平庸。


 


彼时的岚五人、未来的国民偶像还只是普通的Jr,和其他再后来泯然于这个圈子的人同吃同住同训,并没有任何的不同。


十多岁的少年人,对着镜头时总是羞涩又大胆,还没有成熟艺人面对镜头时的游刃有余,仅仅是恨不得把十多年的人生厚度全数铺开来,希望有人能够为之驻足。对比起十多年后樱井翔对于娱记和狗仔的烦不胜烦,那个时候的他们是廉价的,身体也好,感情也好。没有Jr在打闹间因好笑拍下的照片和录像会被预测到是烂在箱底,还是被翻出来供上神坛。


十五岁的樱井翔害怕这一点。


 


初进Johnny‘s时樱井翔还在国中。宽大的校服遮不住女生越来越柔和的曲线,男生们大多数仍是精瘦的一条。大部分人的梦想和他们的身体一样,都尚欠发育。老师父母口若悬河间出现最多的仍是“务实”二字,埋头在书本里对未来迷茫似乎才是常态。这样紧张又单调的日常里,凡事都像是有目的——就业,婚姻,体面的生活——尽管没什么人明白这样一个“目的”又有什么目的,但若不为此而过活,便不知道自己当下的辛苦究竟是为了什么。


十五岁的樱井翔也害怕这一点。


 


樱井家的人从不束手就擒。很多年后樱井被称作“天生的精英”,他只在心里小声的反抗,表面上仍是新闻主播惯常的标准笑容,谦逊而不谦卑。


他不甘心在演艺圈为数众多的竞争者中被动地等待运气光临,他不愿让自己的人生轻易地吊死在一棵树上,为此他乐得付出代价。每天被压缩到几乎没有的睡眠,考学和演艺兼职的多重压力,樱井翔愿意抱怨和沮丧,却拒绝反悔和回头。


那段时间是他体重的最低点,多年后重拍青空PV,成员们也都谈到,樱井翔这十多年来变化很大。他看着录像淡淡的笑,眼角有细细的笑纹。看着过去因为脸瘦而称的格外大的眼睛,和现在被调笑为仓鼠脸的自己,忽然发觉即便是娃娃脸如二宫和也,笑起来的时候眼角也有了细纹。这个时候的樱井翔,允许自己浪费时间稍微的感慨一下时间溜走的速度。


 


大概每个人都有过想要反叛的经历。有着在外务省做着一份相当不错职务的父亲,樱井翔却执意想要成为艺人;打定主意一定要考上大学,樱井翔却偏偏要把头发染成刺眼的颜色,在耳朵和身上打孔穿环。不是不疼的,在疼痛和扮成规规矩矩的学生仔之间,樱井翔选择了前者。看到老师无奈又不知道说些什么的表情、听到校园里女生们对他艺人的身份和外表装扮小声尖叫,他会有一点自暴自弃的的得意感。那个时候太年轻,所以才会轻易地便把标新立异与摆脱平凡画上等号。


 


 


“翔さん嘛,应该是勤奋了。”松本润在一次节目里,被要求用一个词来形容成员,轮到樱井翔的时候他说的没有犹豫。


 


樱井翔的学霸属性是公认的。轮到松本润为毕业考发愁的时候,樱井翔已经顺利拿到了庆应的通知书。那个时候的松本润一脸未脱的稚气,又尤其黏他,眼里看得到的都是对翔さん的崇拜,因而提出给松本润补习的事情,也好像顺理成章。


 


如今的樱井翔会想起遥远记忆里的夏天,是松本润老家里悠悠慢转的吊扇,还有念单词时候一脸紧张苦恼的包子脸,补习终了时候解放似的大口啃冰镇西瓜。那些把Human念成ふまん的糗事,在他不经意提起时才会被注意到、已经过了这样久的时间。


 


就好像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个单纯到一眼就看到底的少年,已经蹿的比他还要高、能够在镜头前游刃有余独当一面。“嘛,大家随着年龄的增长,都是有变化的吧”在镜头前如此说着的樱井,脑子里偶尔闪过夏日里蒸腾的暑气和少年有点淘气的笑,没来由的心里一揪。


 


放任过去的回忆滋长总是危险的,因为人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沉浸其中,按照自己的意愿补清全部的细节。臆想成了习惯后便是自己脑海里的现实。


 


毕业前的最后一个晚上松本撑着脑袋学到很晚。等樱井从自己的书里抬起头时对方已经枕着自己的胳膊睡着了。日落西山后渐渐拉起的夜幕两人都没察觉,发现时房间只亮着一盏昏黄的台灯,松本润的脸有一半埋在阴影里,另一半被暖黄的灯和夏日里的暑热闷出了一点汗。有飞虫在灯附近盘旋,在墙上打出小小的阴影。外面的蝉鸣温吞,室内的老旧风扇规律的嘎吱作响。


樱井是想把松本叫醒的,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才意识到他已经看着松本润的侧脸看了很久。浓黑的长眉,不太像典型亚洲人的深眼眶,轮廓完美的嘴唇,还有下唇附近的痣,总是让这个人的笑看起来淘气又无辜。


樱井翔这么想着,低下头轻轻拿唇贴上了对方的嘴角。


松本倒是有点被惊醒了,揉着眼睛爬起来的时候樱井翔忽然有种考试作弊被抓现行的感觉,倒是松本先笑开了,他一笑,好像整个夏天的热度和甜度都化开了,溶进樱井眼里一方粼粼的水里。


松本抬手捞下他的脖子,把这次接触变成了一个货真价实的吻。


 


彼时都还是一副少年的身体,讲起情欲时,也不清楚是情多一点还是欲多一点,只是像小兽一般互相撕咬、摩擦和抚摸,像安慰自己时一样取悦对方。当两人都颤抖着射出来的时候,松本润一边喘息一边仰躺在地上笑,不管身边的一片狼藉。樱井翔也跟着笑,尽管他不太明白为什么,只是松润这样做了,他便也如此。


 


第二天松本润毕业典礼结束后飞奔回家,进门第一眼看到的沙发上半躺撑着脑袋看着他的樱井翔,身上还留着昨天被他激动时抓挠的痕迹。他想他应该走过去跟他交换一个吻的,但是樱井翔没动,他忽然就也不敢动了。


 


“毕业快乐。”樱井翔微笑着说道。


 


 


 


 


 


 


**


 


二十五的樱井翔害怕迷茫。


 


这个时候樱井翔的人生轨迹开始有些戏剧化。原本被认为根本走不到他二十五岁光景的岚,却在低潮期后慢慢的站了起来;在前辈的启发下走上了让所有人都有些目瞪口呆的新闻主播之路。耳洞在愈合,头发也早已染回了规矩的黑色,他虚度十年,别人在磕磕绊绊里学会的是圆滑,樱井翔却执着于将自己的骄傲从周身收回骨子和眼神里,


 


大概也是在同一时期,听着媒体和同行口中反反复复对岚五人关系良好的称赞,樱井翔自以为早已收起的反叛又被打翻。他开始试图脱离岚的标签,去营建自己的圈子,有意无意的回避松本润看向他时过于炽热的眼神。


 


几乎在他第一次拒绝五人久违的聚餐的时候,其余三人就已经察觉到了什么。他告别的匆忙又有些许愧疚,没有看到二宫和也瞟向他时的意味深长和松本润想要挽留他的手。


 


历史总是重复发生,因为人的劣根性往往周期性作祟。十五岁和二十五岁的樱井翔相比有所成长:他懂得选择更加合理的方式去摆脱平庸;但却同样冲动:始终不理解与众不同从不意味着人可以摆脱共性。


 


事实证明樱井翔不是社交的一把好手。在很多年后的夜会节目上,他无数次从嘉宾口中听到二宫和也的名字的时候才暗暗心惊。二宫是公认的宅男,节目下也不爱过分交际,可是相比起来,他这个看似八面玲珑的主播,却在人际交往的部分欠缺无比,常常被节目组搞得在镜头前窘迫不已。


每次到人际关系爆料的阶段他都会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有吉さん向松本问到两人情感时,时隔多年松本又提起了LOVE和LIKE的问题,他脑海中的第一反应竟是“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当然是没有LOVE的啦。”樱井翔听着松本润和嘉宾的大笑自己也跟着笑起来,尽管他不太清楚为什么要这么做。


 


樱井翔一直都知晓二宫和也很聪明,但是直到那个时候他才后知后觉的理解二宫当时对他说的话。那个时候二宫一脸正经的端着酒瓶子,眼神里却已经透着醉意。他讲翔くん啊,总是一副最在意自己的样子,实际上正好相反吧,明明很温柔的,只是不知道如何回应他人罢了。


 


他又把手伸到对面拍了拍樱井翔,“有人送上门来的时候就要好好接着啊。”因为你不知道走进一个人心里有多么困难。他把后半句连同酒一起咽回了肚。


 


二宫和也太聪明,聪明到了解对方的底线,明白越界的情感只会劳了双方的心。


松本润太傻,傻到年轻时坦率的让人难以面对,成熟后又不懂得如何骄傲地放弃曾经的憧憬。


 


然而慧极必伤。然而情深不寿。


 


 


 


 


在樱井翔意识到之前,他和松本润的距离感已经到了难以弥合的地步。


 


一二年的ARAFES上,众人在汗水与震耳的音效里肾上腺素飙升,人嗨到忘乎所以时是会忘掉一些距离和规则的。在《SHAKE IT》前奏响起的时候樱井翔看着前排的松本润,游刃有余的迎接观众疯狂的尖叫与狂欢,手上的动作就变得漫不经心起来。他看着松本润和相叶雅纪二宫和也勾肩搭背,走到他身边时眼神里的狂热像是被抽走了一大半,尽管他还是笑着侧身凑了过来。


 


樱井翔在心里默数,五秒钟过后松本润倏地放开了他,走上前去和大野智几乎脸贴脸。场子下的FAN们几乎要烧了起来,镜头也凑近了给足特写,樱井翔看着看着,有汗水从睫毛上掉落下来。


 


 


 


 


 


 


 


***


 


三十五岁的樱井翔想要安定。


 


年尾总是忙忙碌碌的。在演唱会间隙抽空录制交岚。VTR里放到香菜锅的时候他心中警铃大作,看向场外的SATFF的时候总觉得个个脸上都是不怀好意的笑。一边自我安慰着“不会那么巧合吧”,一边出于综艺习惯按下抢答器,答案公布的时候他第一次在这个环节把“糟了”二字说出口。


香菜锅的另一边是松本润。这好像更糟了。


喝汤的时候他刚刚打好评价的腹稿,香菜的味道就从舌根涌了上来,樱井一瞬间觉得自己的表情都要扭曲了。现场的节目效果很好,可是樱井此刻满脑子都想找个水龙头把嘴漱上个一百遍。


 


 


松本润看到VTR的时候心里已经先笑出声来。不过当那人真的坐到了自己旁边的时候他却没来由的紧张了起来。一边故作镇定的吐槽番组,他的视线却始终没有投向过樱井翔。


这段时间五人都很忙碌,即便是在演唱会间隙也没有很多能聚在一起的机会,此刻松本润只觉得这个距离太近了,几乎要挨着肩膀。紧张之下他看着锅里一堆绿色的菜叶,听到耳边的哄堂大笑,心里忽然闹起了别扭。


 


松本润把一口香菜塞进嘴里的时候没有看旁边人的表情。他的全幅注意力都用在保持镇定自若上了,香菜冲口的怪味似乎也减淡了不少。他象征性的嚼了几下吞掉,几乎可以想象现在的樱井翔是以怎样的表情看着他,他心里忽然有一点得意。


 


松本润能吃香菜了,这就好像他忽然学会了后空翻,被成员们揪着讲了好多天。演唱会尘埃落定后五人聚餐铁板烧,吃喝到一半众人都有些醉意,樱井翔戳着盘里做装饰用的香菜,表情有点悻悻的说松润你什么时候这么厉害的。声音有点小,但是坐在对面的松本润听到了,接道我一直都很厉害。


他顿了顿又说,你啊,什么时候能多看看我就知道了。


铁板烧店嗡嗡杂杂的,不知是不是因为醉意,樱井翔忽然觉得周围安静了不少。


松本润说完这句没了下文,好像也是有些醉了。旁边的二宫忽然把鱼插进他盘子里说我不吃鱼类你帮我解决掉。


“你找leader啊。”松本润嘟囔着,靠在了沙发上。


对面的大野智正在跟樱井翔灌输日本芥末搭配章鱼和黄瓜的做法,喝的越来越醉,讲得也越来越起劲。


 


 


马路杀手




 


樱井翔俯身和他交换一个吻。松本润在对方湿漉漉的眼睛里清楚地看到自己的模样,眼底里聚集起的湿意终究从眼角滚落了下来。


 


樱井翔只是不断地亲吻他的眼角,额头,眉心,鼻尖,唇下的痣,像是弥补什么,或者是确认什么。樱井翔想说他一直都在看着他,从十五岁那个一团稚气的少年人,到在磕绊前咬牙忍耐痛苦和泪水的人,到在演艺圈欲海里沉浮却依然笑的像个孩子一样的人。


 


松本润是笨拙的,如今他穿越虚度了二十载的时光走到自己面前,带着足够让任何一个人引以为傲的资本,樱井翔最先看到的,还是那点从没变的稚拙和不服输。那是他十五岁夏天点燃那个亲吻的最初缘由,也是这些年来远远近近却始终放不了手的牵连。


放任理智断线之前樱井翔还是什么都没说。行动一向是大过语言的,樱井翔比谁都清楚这个道理。


 


他只是忽然感到落地了。


 


 






松本润用了近二十年的时光,一路风尘仆仆走到了他曾经仰慕的那人身旁,肩并肩的时候只听对方悠悠地说,松润你变了,可我还是认得你。




只是因为,我是你蒙昧时的信任,与生俱来的信仰。


 


 


 


-All Fin-


 



评论
热度(486)

© cstcoral | Powered by LOFTER